V221.如有来生,我还在这里等你…【结局下】

    出了医院,简颜一路上不语,楚燿将车开的平稳,也只是默默的吸着烟。

    “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给温良言?毕竟温良言才是她的亲人……”简颜说道。

    楚燿将一口烟吐了出来,驾驶着方向盘说道:“等曦睿情绪稳定一点,我们还是听她的意见吧……”

    “可白湛根本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又骗光了张曦睿的钱,我怕她一个人会想不开……”简颜有些担忧的看着楚燿征。

    楚燿叹了口气,道:“这几天我每天会去医院陪陪她,看看情况再说。”

    简颜没再反驳,而是点了点头。

    ……

    周日,简颜陪着孙晓怡去附近的孕婴买些孕妇需要的日常品陶。

    帮着孙晓怡提着购物篮的简颜无聊的朝着窗外看去。

    窗外,一辆很拉风的黄色法拉利停在门口,白湛正扶着一个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简颜一时间愣住了,看着白湛温柔的对着身边的孕妇嘘寒问暖,她想起来还在医院里的张曦睿。

    简颜很少冲动,而为了张曦睿冲动一回,更觉得有些可笑。

    可即便她这样想,她还是忍不住的冲了出去。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眼前的简颜,白湛的脸色变了变,扶着身旁的女人,想绕过去。

    简颜横在两人面前,将白湛身边的女人打量了一番,长的的确不错,丝毫不逊色于张曦睿。

    女人好奇的盯着简颜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白湛,说道:“亲爱的,她是谁啊?”

    白湛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对着简颜说道:“简颜,你我早已经没了过节,你拦着我的路干什么?”

    简颜讽刺的笑了笑,道:“没过节?我倒是觉得你应该谢谢我才对,要不是当初我在宋酌面前给你求情,你现在不死也得半残了吧?还能有机会在这神龙摆尾?”

    白湛脸色瞬间全黑,对着简颜不客气的说道:“你这女人能不能不这么讨厌,神经病一样,亲爱的,别理她,我们走……”

    说着,拉起那个孕妇的手臂,就朝着孕婴店里走。

    简颜站在白湛的身后,道:“白湛,做为一个男人,你竟然混蛋到了这种地步,张曦睿现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躺在医院里接受精神科医生的治疗,你竟然还能花着她的钱,跟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孕妇听到了简颜的说辞后,转过身盯着简颜看了片刻后,对着一旁的白湛说道:“白湛,刚刚她说什么?谁怀了你的孩子?”

    白湛赶忙一脸慌张的解释道:“亲爱的,你别听她胡说,谁也没有怀我的孩子,我们去别家买……”

    说着白湛就要拉起女人的手走。

    还不等简颜阻拦,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来的一个人,直直的扑向白湛身旁的孕妇。

    孕妇被来人撞到,捂着肚子躺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

    而趴在她身上的人,此时也惨白了一张小脸,眉头拧成一团,先痛苦的叫出了声。

    当简颜看清楚来人是谁时,突然叫道:“张曦睿,你怎么了?”

    张曦睿很快被躺在地上的孕妇推向一旁,痛苦的瘫在地上,额头上因疼痛而布满了细密的汗水,抬起头,伸出手指向身前的白湛,道:“白湛,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禽兽,我张曦睿算是瞎了眼……”

    张曦睿再难完整的说出一句话,直到简颜看着她的身下流出一滩猩红的血水。

    简颜在尖叫,张曦睿完全晕厥了过去,而一旁的白湛则拉起孕妇就跑,还不忘跟着孕妇解释道:“亲爱的,她们都是神经病,我们走……”

    孙晓怡从孕婴店走出来时,被眼前的景象吓破了胆,可她还是快速的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医院里,楚燿和温良言一起赶来,身后还跟来了张曦睿的姑姑张美惠。

    张美惠挤到简颜身前,一脸焦急的看着她,问道:“简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简颜简单将事情的经过和张美惠说了一下,张美惠还是一脸懊悔的说道:“这都要怪我,我哥哥去世了,曦睿一个人,是我没照顾好她……”

    一旁的温良言情绪多少有些激动,口中骂道:“艹,白湛这畜牲,看老子不弄死他……”

    直到一旁的孙晓怡瞪了他一眼后,他才消停了下来,自己站在一旁生闷气。

    手术室里的医生是孙晓怡认识的,突然出来对着家属说道:“里面的患者大出血,恐怕要切除子宫,如果不切出,怕是没法保住性命了……”

    所有人愣在了原地,楚燿一脸惨白的重复道:“切除……子宫。”

    就在所有人都愣着的同时,简颜突然开口道:“救人要紧!”

    张美惠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去意见书上签字,并对着医生说道:“救我侄女,只要她平安出来就行……”

    医生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而所有人也都沉

    tang默了下去,低着头,安静的连空气流动的声音,似乎都听得到。

    孙晓怡走到温良言母亲张美惠身旁,拍了拍她的手臂,说道:“阿姨,您别自责,等张小姐醒了以后,您还有大把的时间来照顾她。”

    张美惠对着孙晓怡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

    ……

    张曦睿醒来后,就不再说话,就连楚燿她也不看一眼。

    医生说:“现在她不光是身体虚弱,精神状态也出了问题,绝对不能再受任何刺激。”

    张美惠听从了医生的话,将张曦睿送去最好的病房,并雇佣了三名护工一同看护。才放心离开。

    简颜陪同楚燿站在病房外,透过门口的玻璃看进去。

    简颜理解楚燿现在的心情,他一定是很自责,如果当初不是他将张曦睿逼出楷融,也许就不会有今天。

    简颜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

    直到感觉自己胃里一阵阵恶心,才转身从楚燿身边走开,朝着洗手间一路跑去。

    吐的有些眼花的简颜,看着盥洗台前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呕吐,嗜酸,贪睡,怕冷,月经延迟了半个月……

    想到这儿,简颜突然小心翼翼起来,快速的走去医院的便民开药处,开了一条验孕试纸出来。

    在走去洗手间的途中,简颜想了很多,也许是假的,只是胃部不适,也许是真的,她真的怀了孕,可无论是哪种,简颜都觉得害怕。

    当看着验孕条上粉红色的两道杠时,简颜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

    简颜急于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楚燿听,却在半路接到了宫倾的电话。

    看着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宫倾的名字,简颜的脚步顿在了原地。

    按下了接听键,简颜淡淡的对着手机,说道:“喂?”

    “简颜,想见简姚吗?”

    简颜握在手机的手在收紧:“宫倾,简姚真的在你那?”

    电话里传来宫倾低沉的笑声:“是啊,我把她照顾的很好,你要不要来见见她?”

    简颜对着电话喊道:“宫倾,别在跟我绕弯子,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还有你们林氏那另一半的药方……”宫倾平静的说道。

    简颜看着不远处依旧站在张曦睿病房前的楚燿,终于说道:“给我点时间,我尽快……”

    “好……”宫倾笑着答道。

    挂断了手机,简颜快步走到楚燿身前。

    楚燿回过头来,看着脸色苍白的简颜,问道:“你怎么了?”

    简颜摇了摇头,勉强弯了弯嘴角,道:“你也知道我是怕血的,一见到不是头晕就是恶心。”

    楚燿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挽起简颜的手,道:“我们回去吧。”

    简颜回头望了一眼病房里的张曦睿后,终于点了点头,答道:“好,我们回家……”

    孙晓怡家里空无一人,温良言打开电话,说带着孙晓怡去见了自己的家人。

    望了空荡荡的房子,简颜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

    她不知道自己肚子里这个脆弱的小生命是否健康,但这依旧是她全部的希望,她爱这个孩子胜过自己,胜过一切,可这样大的喜悦,简颜却不能分享给楚燿。

    楚燿回公司开了个会后,在回来的路上给简颜打着电话,说自己晚上还有应酬,不能去她那里吃饭。

    简颜对着电话沉默了几秒后,才对着楚燿说道:“楚燿,能不能把林氏的药方归还给我?”

    楚燿沉默了片刻后,才答道:“可以,你毕竟才是真正的林氏之后,可你想用它来做什么?”

    简颜的心狂跳不止,最后说道:“我想毁了它,来祭奠我的爷爷……”

    楚燿半晌没有说话,最后只能说道:“好吧,一切随你。”

    简颜从没想过楚燿能够这么轻易的将药方子还给她,放下手机后,心里还狂跳不止。

    ……

    晚饭,简颜并没有胃口吃。

    看着自己做了一桌子的饭菜,自己坐在一旁的沙发里睡了过去。

    梦里有好多张的脸狰狞的朝着自己逼近,有张齐升的,有陈斌的,甚至还有大学里那个曾在陷害了宫倾后出了车祸的男生的。

    简颜拼命的从这些死了人堆里往外跑,却被那些人束住了手脚,挣扎不得,急着用力哭喊。

    脸上有凉凉的眼泪滑下,肩膀上微微一沉,简颜从噩梦中惊醒。

    睁开眼是楚燿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的眼神,温柔的能浸出水来,关心的说道:“做梦了?怎么哭成这样?”

    简颜擦掉脸上的眼泪,从沙发上起身,将楚燿抱紧。

    感受到了简颜的异样,楚燿温柔的拍着她的脊背,说道:“别住在这里

    了,回去我们自己的家吧。”

    “自己的家?”简颜重复着。

    “嗯……你明早起来收拾好东西,我来接你回去,孙晓怡很快就会和良言结婚的,我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

    简颜的身子顿了顿,转而抬起头,望着他,平静的说:“好……”

    睡前,楚燿将林氏的药方子递给了简颜。

    简颜愣愣的看着那一张黄褐色皱巴巴的小羊皮卷,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楚燿将方子放在简颜的手里,淡淡道:“其实,我也觉得毁掉它才是最好的。”

    简颜抬起头,静静的看着楚燿,道:“楚燿,如果我真的能怀上你的孩子,你会不会很开心?”

    楚燿弯起了嘴角,对着简颜温柔说道:“简颜,就算你生不了,有你在我身边,我一样会很开心。”

    简颜错开与楚燿的目光,平静的点了点头。

    这一夜简颜没有拒绝楚燿的柔情,楚燿也似乎感受到了简颜主动,热情交织在了一起,挥汗如雨。

    ……

    早起,楚燿并没有留下吃早饭,而是匆匆离去。

    简颜从他的神情中察觉到,公司一定是出了事。

    出门前,简颜将一个吻印在楚燿的嘴唇上,贪恋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楚燿,不管发生什么,你首先要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危,知道吗?”

    楚燿奇怪的看着简颜,缓缓点头:“我知道……”

    刚想走的楚燿又被简颜一把拉了回来:“楚燿,答应我!”

    楚燿有些奇怪的看着简颜,随后点头:“好,我答应你……”

    直到简颜满意,他才转身离去。

    看着楚燿的背影,简颜眼角的泪终于滑落,落下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轻微的落地声。

    简颜并没有吃早饭,而是坐在沙发里,许久之后,才拿起手机,拨通的宫倾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宫倾似乎还没有起床,带着浓重的鼻音,说道:“简颜?这么早?”

    简颜直入主题,道:“宫倾,你先放了简姚……”

    宫倾似乎在笑,没有回答。

    简颜对着手机,说道:“我要看到简姚,才能给你林氏的半张方子,况且,你完全不用担心,因为,我知道,握有楚燿故意撞死人的录音,就在你手里。除了简姚,我还要那份录音……”

    宫倾终于笑出了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开口说道:“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么都愿意给你……”

    简颜的心落了地,挂断了手机后,静静的坐在沙发里等待。

    大约一个小时后,门外的门铃被人按响,简颜弹跳一般的从沙发上起身,跑向门口,将大门拉开。

    出现在眼前的是个身高已经高过自己的女孩子,一身白色的羽绒服下,是一张被冻红了的小脸。

    简颜眼圈渐红,捂着嘴唇,对着眼前的女孩喊道:“简姚……”

    “姐……”简姚颤抖着嘴唇,扑进了简颜的怀抱里,泣不成声。

    沙发里,简颜一遍遍的帮简姚将碎发拢到耳后去,这一年多没有见面,简姚的个子长了很高,14岁的她,已经长的像个大姑娘了。

    简姚伸出手一遍遍的将简颜的眼泪擦掉,说道:“姐,你别哭了,我看了心疼。”

    简颜一边点头,一边答应道:“姐不哭了,乖……”

    说着,眼泪依旧止不住的往下掉。

    看着简姚哪里都好,简颜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你都是怎么过来的?”

    简姚表情平静的很,脸上的坚定让简颜忍不住心疼。

    “姐,我一直都在日本,是宫倾带我去了那里,他对我说他很快就会和你结婚,以后你也会搬去日本,所以我们一家人都会在那里定居……”

    简颜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简姚继续说道:“起初,我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很开心的跟着他走,他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给我买了钢琴,帮我报了艺术学校,让我学习影视表演,那段日子我过的很开心,而且宫倾还会时常去看我,买好多我喜欢吃的东西,还有会带去你的视频给我看。可后来……”

    “后来怎么了?”简颜焦急的问。

    “后来,宫倾就变的很奇怪,他时常对着我自言自语,说什么背叛,说什么仇人,有的时候说了一连串我听不懂的语言,我以为他疯了。可没过几天,他又像个正常人一样来看我,我有些怕他……”

    简颜握住简姚的手在收紧。

    简姚继续说道:“后来,他还让人帮我拍电影,把我放到车库,装成被人绑架的一幕,让我嘴里喊着最想见的人,并告诉她是一个姓楚的人绑架我,我当时还以为是哪个导演在试镜,所以本能的就想到了你,所以就一边喊着姐姐你,一边按照宫倾的说法去做,可到后来,我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导演在观戏……”

    简颜突然响起之前误会楚燿时候收到的视频,简颜被绑住,哭着喊姐姐,并说是个姓楚的绑架了她,当时还差点失去了分寸。

    “后来宫倾的行为就越来越怪异,他喜欢日本军刀,搜集了很多很多,而且,特别的喜欢将抓来的小动物,用军刀杀死,还用它们的血泡在白酒里喝,我看了几次都想吐……可这都不算什么,最让我害怕的是有一次,一个叫陈斌的男人,突然夜里找到我,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宫倾做的,他是在绑架我,用来威胁你……当时我还不相信,却还是跟着陈斌逃了出去,可最后还是被宫倾的人逮住……”

    “然后呢?”简颜更想知道陈斌的答案。

    简姚摇了摇头:“我当时还傻傻的以为,宫倾抓错了人,可当我发现陈斌被宫倾亲手打得半死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陈斌说的都是真的……”

    “那陈斌是怎么死的?”简颜突然问道。

    简姚有些惊讶的看着简颜,道:“陈叔叔已经死了吗?!”

    简颜赶忙转过头,叉开话题道:“我也不清楚,我也是瞎猜的……”

    简姚这才点了点头。

    简颜做了简姚最喜欢吃的虾饺,看着她吃完后,才对着她说:“一会儿小怡姐姐会回来,这段时间,你先住在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跟小怡姐姐说。”

    简姚疑惑的抬起头,道:“姐,你要去哪?”

    简颜笑了笑,道:“姐姐哪也不去,因为姐姐还要工作,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你呀。”

    简姚信以为真,认真的点了点头,将最后一个虾饺也吃进肚子里。

    看着睡在自己床上的简姚,简颜将手机里的卡拿了出来,放进口袋,将手机放在大床上,转身离开了卧室。

    洗手间里,简颜给自己画上了淡淡的妆,看起来气色还算好。

    将大衣外套穿好后,拎起包包离开了孙晓怡的家。

    ……

    一路上上,雪花飘飘洒洒的从头顶落下。

    简颜踩着脚下的积雪,一步步的朝着不远处的出租车走去。

    宫倾的别墅里,他正欣赏着窗外的美景,大雪纷纷落下,可他的春天才真正的到来。

    因为简颜正一步步的从山下走了上来,小小的身影在一片漫天漫地的雪白中,显得那样娇弱,惹人怜爱。

    宫倾并没有迎出门去,而是看着保姆正将她带进来,自己走回了沙发坐椅。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满了清朝的古瓷茶碗。

    宫倾正将一壶煮的刚刚好的茶倒进茶碗,看着袅袅的热气飘散。

    简颜就站在他身前,小脸被冻的有些红,微微喘息着,一如当年大学里那个纯净可爱的女孩。

    宫倾抬起头,弯起清澈的眸子,对着简颜笑。仿佛他们之间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简颜走到他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宫倾将茶杯举到她身前。道:“尝尝,是我亲手为你煮的……”

    简颜的目光落在飘着淡淡香气的茶上,伸出手接过,浅浅的抿了一口。

    “好喝吗?”宫倾笑弯着眼睛看着她。

    简颜根本尝不出味道,却依旧点了点头,道:“好喝……”

    宫倾满意的笑了笑,伸出手将简颜拉坐到自己的怀里,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近距离的看着她,说道:“你看,我早就说过,你早晚都会回到我身边的……”

    简颜忍住了胃里的恶心,并不答话,而宫倾的吻却依次落在她的鼻尖,脸颊,甚至慢慢移向她的嘴角。

    简颜嫌弃的别过头去,拒绝了宫倾的索吻,从他怀里退了出来,静静的看着他,道:“录音给我,我给你药方……”

    宫倾笑了起来,将头靠向身后的沙发靠背,眯起眼睛看着她,道:“急什么,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

    简颜起身,向后退开两步,道:“宫倾,你不会说话不算话了吧?”

    宫倾耸了耸肩膀笑了起来,道:“我何时不算话了?我只是在想,我把录音交给了你,你如果带着录音又离开了我,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简颜有些心虚,她的确没打算继续留在这里,只要她一拿到录音,她立刻会将它毁掉。

    “你就不怕我会另外留有备份?”宫倾邪肆的看着她。

    这的确是简颜所担心的。

    看着简颜不安的眼神,宫倾自信的笑了起来,道:“简颜,我太了解你了,你脑子里想什么,我再清楚不过了,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你交出配方,并且死心塌地的留在我身边,我会尽快的带你离开中国,去日本定居,你放心,那份录音一定会在我们的婚礼那一天,当着你的面毁掉,你要你好好的留在我身边,我保证警察找不到他楚燿……”

    “如果我不愿意呢?”简颜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

    “不愿意?!呵呵,不愿意,不久后,美

    国和中国的两面的警局都会收到这份录音,无论是在哪,都一定能把他送上绝路,我当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所有,这就要看你怎么做了……”宫倾平静的说道。

    简颜忍不住的颤抖,手指甲抠进了掌心,疼痛刺激着她敏感神经。

    宫倾将她握的死死的,容不得一点侥幸逃脱的机会,她不敢想,如果楚燿知道她就在宫倾的手里,会怎么样。

    “我有个要求……”简颜开口说道。

    “哦?什么要求?”宫倾感兴趣的转过头看,定定的看着简颜。

    “我可以跟你走,但在我和你去日本之前,你不能让楚燿知道我在你这。”

    宫倾起身,走到简颜身边,伸出手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还是怕我会伤害他?啧啧,你爱他都胜过于自己了么?”

    简颜错开宫倾逼视的目光,冷冷道:“我就这一个要求。”

    “好,我答应你!”宫倾倒也干脆。

    而下一刻,不等简颜反应过来,宫倾就已经吻了过来。

    熟悉且又陌生的味道,让简颜的大脑停止了运行,木讷的承受着……

    ……

    当楚燿无数次打不通简颜的电话时起,他就预感到发生了什么。

    顾不得许多,一路闯了无数个红灯之后,当他敲响孙晓怡家的门时,发现出来开门的竟然是简姚。

    简姚愣愣的看着楚燿,问道:“你是?”

    楚燿顾不得简姚对自己还有没有印象,而是直接开口问道:“简姚,你姐姐呢?”

    简姚揉了揉惺忪的睡觉,道:“不知道啊,她说她要工作,会很忙,可能去公司了吧?”

    楚燿当然知道简颜没在公司,一把推开身前的简姚,走进了简颜的卧室。

    卧室里除了大床上一部简颜使用过的手机以外,什么也找不到。

    楚燿快速的将手机的后盖打开,正如他所想,里面的手机卡,早已经被拿了出去。

    门外传来了刚刚回来的孙晓怡的尖叫声:“简姚,你怎么在这?!”

    楚燿推开卧室的大门,拿着空空的手机,对着孙晓怡,开口就问:“孙晓怡,简颜去哪了?”

    孙晓怡被问的一脸莫名其妙,看了楚燿两眼,才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刚刚才回来,好不好?”

    楚燿顾不得和她废话,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孙晓怡忍不住在身后大喊:“唉?楚燿,简颜到底怎么了?”

    “你别管了,照顾好简姚……”

    说完,楚燿大步的离开孙晓怡的家。

    ……

    坐落在半山腰上的别墅,在大雪中显得有些孤立,却依旧掩藏不住它的气派。

    当宫倾笑着看这楚燿正被保姆从门外带进来时,对着身边的简颜,说道:“既然你不想他知道,你在这里,去我卧室里躲躲吧……”

    简颜贪恋着窗外楚燿的影子,目光不愿意离开,可还是听了宫倾的话,朝着二楼走去。

    将卧室的门刚刚关好,就听到楼下传来了楚燿的声音。

    “宫倾,简颜是不是在你这里?”楚燿大声质问着,显然已经失去了往日里的稳重。

    宫倾从沙发里起身,笑看向楚燿,道:“如果我说没有,你信吗?”

    “少废话,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放简颜回去……”楚燿冷冷说道。

    宫倾哧哧的笑着拍起掌来,讽刺道:“这还真是你楚燿的性格,以前为了你的兄弟,开车撞死了我父亲,又为了你身边陈斌那条狗,放弃了4个亿的项目,现在又要来保护你的女人,楚燿,天下还有多少你要保护的人啊?”

    楚燿懒得与他废话,道:“我知道录音在你手里,你可以把我送上法庭,但不能伤害简颜……”

    “为什么要伤害她?我疼爱她还来不及……”宫倾打断了楚燿没说完的话。

    楚燿的额角青筋暴跳,咬着牙瞪着眼前的宫倾。

    宫倾继续说道:“这座山后面是片海,过了这片海就是我的家乡日本,春天很快又要来临,那里有我的母亲和弟弟,可唯独没有了父亲,楚燿,我现在就恨不得杀了你,来告慰我父亲的灵魂,可是我答应了简颜,我不动你……”

    楚燿大声的对着房子喊道:“简颜!”

    简颜靠在门板上,心疼的没了力气,压低着声音哭泣着。

    直到楚燿的一声声简颜,都没得到回应后,宫倾笑的更是邪佞,对着楚燿说道:“就算简颜在这里,你说她会愿意跟你回去吗?”

    楚燿不语,猩红着眼睛注视着宫倾,道:“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宫倾深深的吸了口气,再缓慢吐出,转过身望向窗外的雪白:“三天以后,去滨海岩石群,我会把简颜带去那里,如果你当着简颜的面跳到海里,我发誓,我一辈子会对简颜好,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报警,不过

    我要好心提醒你,我手里还攥着许多条人命,你不想大家一起陪葬,那么就自己回去好好想想!这些人里也一定包括简颜……”

    ……

    简颜已经不知道楚燿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了,恍恍惚惚中,卧室内的视线已经暗了下来,她这才注意到,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宫倾端着热牛奶走了进来,将简颜从冰冷的地板上拽了起来,将牛奶递给了她。

    简颜看着牛奶,哆嗦着嘴唇,却不伸手去接。

    宫倾笑了起来:“你怕我又放了药在里面?”

    简颜不点头也不摇头,选择沉默。

    宫倾将牛奶放去一旁的床头柜上,将简颜抱了起来,放到了大床上……

    面对着宫倾的索要,简颜阻止了宫倾的下一步行动。

    宫倾俯视着下面的简颜,问道:“你不想给我?”

    简颜的身子抖成一团,眼中有恐惧划过,道:“你不能碰我,我怀了孕……”

    宫倾的脸色由红变青,却只是一瞬间的事。

    他猛然从床上坐起,离开了简颜后,又转过身来,伸出手狠狠的掐住了简颜的脖子,暴怒道:“你到底怀了他的孩子!”

    简颜并不挣扎,这一刻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让宫倾碰自己一下。

    见简颜闭上了眼睛,宫倾越发的觉得自己的愤怒找不到出口,狠狠的一拳,砸碎了一旁床头柜上的台灯。

    台灯期里哗啦的碎了一地,宫倾暴怒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简颜,这是你逼我的!”

    简颜身子开始剧烈的颤抖,下一刻,一把被宫倾从床上粗暴的拎起,拽着她就朝着一楼的书房走去……

    书房里跟从前没什么两样,沉闷且压抑。

    可当宫倾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时,简颜才终于懂得,什么才叫毛骨悚然。

    里面是一片白色的天地,诺大的实验室里,空无一人。

    简颜隐约听到了微弱的声响,像是病入膏肓的人,痛苦的神吟。

    宫倾愤怒的拉扯着她绕过一排排的试管架子,最后在一张张白色的病床前停住了脚步。

    简颜不敢相信的看着病床上的一个个尸体,有男有女,脸色青灰,嘴唇泛白,明显是死过很久的了。

    宫倾一把将简颜甩在一个尸体身上,简颜止不住的尖叫,这一切来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感受着尸体上的冷硬触感,简颜一屁股跌在在了地上。

    不远处有微弱的声音传来,仿佛是在叫着谁的姓名。

    简颜缓慢的转过身去,看着角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面如枯槁老人的脸,一时间觉得有些熟悉。

    “宫伯母?”简颜突然认出她来。

    顾不得许多,简颜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的跑到宫述廉的妻子身边,跪在地上,握住她快要没了温度的手。

    “简颜……”她的声音已经弱到不仔细听,便辨别不出的程度。

    可即便是这样,简颜还是听到了她说:“快逃……离开……这里……”

    简颜的身子抖如筛糠,身后传来了宫倾稳健的脚步声。

    身子被人从后面拥住,简颜抖的更厉害了,连牙齿都跟着打颤。

    宫倾将简颜扶去一旁,带上了白色的手套后,将一个针管里的东西,注射到自己“母亲”的手臂里。

    宫倾对着床上的“母亲”微笑说道:“要不是您,我伯父就不会放弃任务,苟且在中国,也不会将我送来中国,继续完成我父亲的遗命……伯母,我这么对您,您是不是觉得残忍?”

    女人呜咽着说不出话来,突出的眼珠瞪向宫倾,只是没过几分钟,便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看着已经断了呼吸的女人,简颜这才明白,宫倾不是在救她,而是亲手杀了她……

    简颜转身想跑,却被宫倾一把拽住,揽进了怀里,

    宫倾如同从前那般温柔的看着她,说道:“简颜,别离开我,好吗?我不像把你也变成这病床上的又一具尸体,我爱你……”

    简颜不敢哭,任由宫倾紧紧的抱住自己。

    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了女人哭闹的声音,简颜倍感熟悉。

    “那里面是谁?”简颜哆嗦着朝着声音的方向指了指。

    宫倾目光顺着简颜的手指,冷笑出声:“一个老朋友而已……”

    简颜挣扎开宫倾的怀抱,朝着密闭的房子走去,一把推开了房门。

    里面一阵恶臭传来,简颜捂着嘴干呕了几声后,才抬起头看清楚里面的女人。

    白倩身上的衣服已经七零八落,一头蓬乱的头发纠结在了一起,许久没有洗过澡的她,简颜清晰的能看到她身上爬过的虱子。

    白倩的手脚都被铐住,一条长长的铁链子把她像个狗一样拴在这里,而她身旁不远处,还留有自己的屎尿。

    简颜不

    敢相信这就是从前在她面前趾高气昂的白倩。

    当白倩看到简颜那一刻起,终于嚎叫了起来,试图接近简颜,哭喊道:“简颜,你救救我,求你救我……”

    简颜适合能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转过头看着宫倾,道:“你为什么这样对她?”

    宫倾笑的一脸的清澈,道:“谁让她以前总欺负你,告诉我,看到她这么落魄,你开不开心?”

    简颜一把甩开宫倾揽过来的手,道:“宫倾,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宫倾笑的歇斯底里,对着简颜说道:“对,我就是疯子,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疯到今天这种地步!”

    简颜突然间觉得心痛难忍,走到宫倾面前,哀求道:“宫倾,收手吧,我求你……”

    宫倾显然没将简颜的求情放在眼里,转身将一把狗粮扔到白倩的面前,看着白倩在地上疯狂的捡食,疯狂的大笑出声。

    简颜不忍再看,转身朝着门口跑去。

    ……

    回到了宫倾的卧室,简颜忍不住的扒在洗手间的盥洗台前吐了又吐,直到自己没了一点力气。

    宫倾并没有再强迫她,而是把她关在卧室里,一日三餐的派人侍候着。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简颜一口口的将饭菜咽下,吃的一点不剩,可这样似乎更能激起宫倾的愤怒。

    宫倾由原本的几个小时还能来看她一眼,到一整天都不会再出现,简颜似乎这才松了口气。

    三天后的午后,简颜被打扮一新的从宫倾的别墅里走了出来。

    被宫倾抱进了车子里,简颜才发现,今天的宫倾也穿的异常的隆重。

    滨城最凶险的海边,简颜是来过的,当初就在这里,温良言对她诉说着他过去的种种不堪。

    岩石下面是凶险的大海,冬日里冒着寒气。

    当简颜脚底踩在硬硬的岩石上时,她才发现,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楚燿——”简颜大声的喊着,刚想朝着他奔过去,却被宫倾一把给拽了回来。

    楚燿缓慢的转过身,当看着简颜正在宫倾怀里哭嚎时,他终于放下心来,站在对面,冲着简颜微笑。

    简颜努力的想抹掉脸上的眼泪,奈何越抹越多,顾不得许多,她对着楚燿大声的喊道:“快离开这里,快点!”

    楚燿似乎没听到简颜的喊话,而是一步步的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宫倾将简颜拽到一个最高的岩石上,下面是波涛汹涌的海面,卷着墨蓝色的浪。

    简颜的腿有些微微发软,拽着宫倾的手臂,对着他说道:“宫倾,我求你,你放了楚燿,我跟你走,我有药方,我跟你去日本,我们一起好好生活,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宫倾嗤嗤的笑着,将简颜反手抱进自己的怀里,道:“当然好,不过,他一样要死……”

    说完,宫倾对着楚燿喊道:“楚燿,把药方交出来,我保证让你死的静心,简颜由我来照顾,你就放心好了,哦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她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如果你不想她们娘俩一尸两命,就别动什么歪心思。”

    楚燿显然是被宫倾的话震在了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简颜。

    简颜哭的歇斯底里,口中一直喊着让楚燿离开。

    楚燿沉默了片刻,从外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小块羊皮纸,走了过来。

    简颜拼命的挣扎:“宫倾,他骗你的,方子在我手里,真的在我手里……”

    宫倾显然不信简颜的话,对着楚燿说道:“放在地上,现在你就跳下去!”

    楚燿弯下腰,将羊皮卷放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为了不让风吹走,还特意的压上了一块小岩石。起身后,朝着海边的岩石悬崖走去。

    “不——楚燿,你回来!”简颜喊破了喉咙,楚燿却依旧不再回头。

    宫倾终于弯起了嘴角,而下一刻,简颜已经挣脱了他的怀抱,朝楚燿奔去。

    宫倾并不着急,而是站在简颜身后,说道:“楚燿杀人的录音,已经安全的被送去警局,简颜,他没活路的……”

    楚燿转过身,看着简颜就站在他与宫倾之间的距离上。

    简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拿出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正对着自己的脖子,冷冷的对着宫倾说道:“宫倾,药方真的在我手里,不信你可以去看看楚燿给你的是不是假的。”

    宫倾看到简颜的举动,脸色瞬间苍白,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羊皮纸,却震惊的发现,真如简颜所说。

    楚燿看着简颜疯狂的举动,转身朝着简颜跑过来,简颜目光逼视着楚燿,道:“楚燿,你也走开,回到你的车里去!”

    “简颜!”楚燿大声叫道,她知道简颜是想把他逼到安全的地方去。

    简颜的刀子已经划破了表皮,露出浅浅的粉色嫩肉。

    楚燿退开了一步,简颜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黄褐色的羊

    皮纸卷,对着宫倾说道:“你答应过我,给你方子,你留楚燿一条命,宫倾,你言而无信!”

    宫倾猩红了眼睛,看着简颜手里的羊皮纸,道:“简颜,你听我说……”

    “我不听!”简颜一步步的退后,直到听到脚下的石块落进大海的声音,她才止住脚步。

    “简颜,那里危险,你给我回来!”楚燿大声叫道。

    简颜眼中有眼泪划过,却倔强的站在那里不动。

    很快,宫倾快速跑了过去,一把将就要落入大海的简颜抱住,两个人挣扎在了一起。

    “简颜——”宫倾在身后拼命的抱住她。

    而与此同时,简颜手中的药方也随着大风送她手里被卷了起来,朝着大海的中心飞去,很快落入了海面,被巨浪卷了进去。

    看着宫倾的目光随着羊皮卷的方向看去,简颜突然大声笑了起来,“宫倾,楚燿被你送上死路,我也不活着……”

    简颜纵身跳下,宫倾突然反应了过来,伸手去揽住简颜的腰,两人一起坠落。

    简颜以为很快会有冰冷的海水奔涌而来,可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腰上紧紧的一只手,在将自己稳稳的固定着。

    岩石上是楚燿紧紧拽住宫倾的手臂,而宫倾和简颜两个人抱在一起的重量,让楚燿已经吃不消。

    眼看楚燿被带着要滑下悬崖,宫倾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简颜抱到胸前,咬着牙对简颜说道,快抓住楚燿的手……

    简颜伸出手攀住楚燿的手臂,一只脚恰好登在悬崖突出的石棱上,借住着宫倾推着她,和楚燿拽着她的力量爬了上去。

    可就在这时,楚燿再也没有力气抓住宫倾,宫倾的身体在逐渐下滑,满是汗水的手终于再也抓不住楚燿。

    简颜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宫倾的袖子,哭道:“宫倾,你坚持一会儿,我拉你上来……”

    楚燿知道简颜坚持不了多久,对着简颜大声喊道:“别松手,我车里有绳子。”

    简颜咬着牙答应着,死死的拽着宫倾不放。

    宫倾脸上没有任何危险来临是的紧张,而是弯着眸子笑看着简颜,道:“简颜,你还是关心我的,你看,你舍不得我死,不是吗?”

    简颜的眼泪再次决堤,道:“宫倾,你坚持下,我不愿意你死,真的不愿意……”

    宫倾似乎想身上抚摸简颜的头发,却根本碰不到,拽得简颜跟着往下坠了坠,他终于停在了动作。

    “简颜,记不记的大学校园里秋日里银杏树叶纷纷落下时候的情景……你就站在那,淡淡的黄色中,你那么美,仿佛是画里的女孩……”

    “你别说了,宫倾……”

    “不,我要说,简颜,我不舍得你难过,才不敢告诉给你真相,你会不会怪我?”宫倾的声音一如从前般好听。

    简颜哭着咬着嘴唇,道:“我不怪你,你不能死……你还要陪着我和孙晓怡一起去旅行,这是你答应过我们的……”

    宫倾的眼神暗了暗,道:“是啊,你们都找到了幸福,只剩我孤身一人了……”

    “没有,我们三个离开了谁都会不幸福,宫倾,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去死,不会的……”

    宫倾静静点头,笑看着简颜。

    简颜的身体才下滑,半个身子几乎已经被宫倾的重量带着垂到了悬崖边。用不了多久就会跟着宫倾一下掉下去。

    宫倾的眸子清澈好看,带着笑意,仰着头看着简颜,道:“简颜,如果有下辈子,如果你不再遇见楚燿,你会嫁给我吗?”

    简颜愣住,她从没这么想过,瞬间明白了什么后,简颜突然抓进了宫倾的手腕,哭道:“宫倾,不我信有什么下辈子,你不能就这么放弃……”

    宫倾知道如果再不松手,简颜就要坠下来了,宫倾的一只手从她手中滑落,再次问道:“快点告诉我,会不会?”

    简颜咬着嘴唇,不等张开嘴,宫倾终于松开了简颜的手臂。

    手上的力量瞬间消失,让简颜仿佛失去了身上的一部分,终于歇斯底里的哭喊道:“宫倾——不……”

    伴随着一声落水声,海面很快恢复了巨浪滔滔。简颜的半截身体僵硬的垂落在悬崖边,眼前仿佛还是宫倾清澈的眉眼,带着暖暖的笑。

    直到楚燿将她抱起来时,简颜的眼泪才从眼角一串串滑落,自言自语,道:“我答应你,我会的……”

    楚燿的绳子随着风被掀起,落到了一旁的海面上,海上的风渐渐小了起来,海面不再狰狞恐怖……

    ……

    四年后。

    简颜坐在美国的自家小花园里,看着蔷薇正随风摇摆,身边的小楚燿正用小小的铁铲子,给小树培土。

    楚燿正将手边的一杯黑咖啡送到嘴边,手里的报纸正随着微风抖动着边角。

    楚小梵将铲子扔在地上,走到爸爸身前,问道:“爸爸,幼儿园里有个和我一

    样来自中国的的小朋友,他说他有两个年龄……”

    楚燿将手边的咖啡放在一旁的白色小桌上,看向他,问道:“两个年龄?”

    楚小梵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他说中国小孩都有虚岁和周岁,可是爸爸,什么是虚岁?什么又是周岁呀?”

    楚燿嘴角抽了抽,淡定的将咖啡拿起,望了一眼一旁的简颜,平静说道:“虚岁就是你在爸爸身体里的年龄,而周岁就是你离开妈妈身体时的年龄……”

    小楚梵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也跟着楚燿一样,平静的说道:“妈妈说的没错,爸爸果然是流氓……”

    “……”

    简颜手边的电话响起,是来自孙晓怡的号码。

    电话里,孙晓怡那两个吵的人头疼的双胞胎兄弟,不时的发出尖叫和嬉笑的声音,孙晓怡的脾气日渐火爆。

    对着简颜讲话的同时,还不忘对着自己的两个淘气的要命的儿子咆哮。

    简颜笑着收了线,仰起头看向天上的太阳,对着楚燿说道:“阿燿,我好怀念九月的银杏树叶,你陪我回去看,好不好?”

    楚燿转过头来,平静说道:“只要你不在哭……”

    简颜弯了弯嘴角,道:“我想去给宫倾扫扫墓。”

    “……”楚燿不语,将自己的儿子举过头顶,酸酸的说道:“儿子,爸爸带你回国……”

    ……

    回国后的日子,过的飞快。

    孙晓怡陪着简颜坐在宫倾的墓碑前,看着她将墓碑上的灰尘扫落。

    “当初,宫倾并没有将录音交代警局……”孙晓怡站在她身后,淡淡说道。

    “……”简颜不语,看着墓碑发呆。

    孙晓怡继续说道:“我公公当时已经让人拦截,可事后发现警局根本就没收到所谓的什么录音……”

    简颜弯起了嘴角,道:“现在我才明白,宫倾是在给我留后路……”

    “什么?”孙晓怡诧异的看着她。

    简颜眼神黯了黯,继续说道:“他太了解我了,知道如果楚燿死了,我也不会活下去,所以才没将录音交出去……”

    “那录音现在究竟在哪?”孙晓怡有些紧张的说道。

    简颜笑了笑:“在哪都已经不重要了……”

    抬起头,上空有淡黄色的银杏树叶飘下,落在肩头。

    简颜捏起一个放在手心,对着墓碑说道:“宫倾,你好好睡吧,我会好好的活下去,来世的路,你可能要等很久了,抱歉……”

    ……

    午后的阳光有些暖意,简颜在机场看到了过来送行的宋酌和顾微。

    他们依旧没有手牵着手,可宋酌对顾微似乎温柔了许多,简颜稍稍心安。

    飞机上的简颜,将小楚梵哄睡后,才将毛毯搭在已经睡熟的楚燿身上。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梦里,是一片黄色的海洋。

    宫倾正站在银杏树下,看着片片坠落的浅黄色叶子,弯起清澈的眸子,对着简颜微笑,道:“别走太远,如有来生,我还在这里等你……”

    简颜弯起嘴角,笑着说道:“好……”

    ……

    【全文完】

    ————————————————————

    ps:老浮宣布,这个文写到这里已经正式完结啦。

    感谢这么久以来一直陪伴老浮的亲们,有你们老浮才觉得写文是快乐的。爱你们~

    虽然有些读者从没有给老浮留过言,但老浮依旧记住了好多人的名字呦,每天看着你们在努力追文,老浮由衷的说一声感谢!

    不过,老文虽然完结了,老浮的新文也已经开更啦,还请各位亲们不要放弃偶,给老浮新文一个支持吧,老浮感激不尽。

    新文【总裁专属:宝贝,嫁我吧!】风格完全转变,请宝贝们戳一戳哦,喜欢就请“加入书架”吧,老浮在新文里等待你们的到来~~!,

    感兴趣的宝贝可以去留言区的评论里复制链接,或者去老文的简介里找到链接,直接点击进入,就可以啦!

    ————————————————————————————————————————————

    【新文简介】:

    幽暗的房间内,他强势的像个帝王,阴沉着脸,问道:“告诉我!他到底哪里好?值得你为他这样做?!”

    而他的愤怒,全然不被她放在眼里。

    “左擎宇,他是我未婚夫,你有什么资格质问?”

    下一刻,左擎宇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道:“解决他眼前的危机,换他放弃你,你觉得我的提议好不好?”

    “……”

    ****************

    订婚三天,未婚夫和名模的绯闻上了娱乐头条。

    苏

    子衿看着手上的钻戒,心凉如水。她一次次的容忍,一次次的退让,却仅仅证明了自己是个笑话……

    他说:你越痛苦,我就越痛快……

    陆少铮将对另一个女人的恨,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苏子衿终于醒悟,若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恨之入骨,那么他对她的爱就无法计量……

    可当她终于决定离开的时侯,他却说:宝贝,我爱你。

    ****************

    【片段赏析】

    一场相亲会上。

    坐在苏子衿对面的男人,红着脸介绍着:“我有车有房,无贷款,无爹娘……”

    不等苏子衿开口,坐在邻桌的左擎宇,拉着椅子在地上刮出一阵难听的噪音走过来,坐到苏子衿身旁,对着对面的男人说道:“她叫苏子衿,心口处有颗红色的痣,喜欢睡在男人的右手边,睡熟的时候喜欢抢被子。最怕被人挠痒痒,尤其小腿最敏感,这些你一定要记住了……”

    对面的男人呆愣了几秒后,起身,迅速遁走。

    而左擎宇坐到相亲的位置上,介绍道:“本人左擎宇,有车有房,数亿资产,最敏感的地方……”

    “你给我闭嘴!”苏子衿终于忍受不了,压制住心头的怒火,道:“左擎宇,我想我们有必要深刻的聊一聊了……”

    左擎宇做回忆状,片刻后,很认真的说道:“宝贝儿,昨晚不是已经聊过了么?”

    “……”

    【亲爱的们,咱们新文见,拜拜~!】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