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番外(四)造人大计

    当秦沐歌与韩清颜两个人一路狂奔到了马厩之后,飞速牵了两匹马便冲出了太子府。

    一路绝尘,秦沐歌心中有些急迫,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

    因为韩青峰那个家伙!

    真真个儿是看不得自己有几天的好日子过芴。

    而与她并肩而行的韩清颜此刻也是满肚子的怒火。

    太子哥哥喜欢胡闹也就罢了,悠然哥哥竟然也跟着一起起哄。

    他不去阻止就罢了,还亲自将两个人送进了皇宫。

    他难道不知道,只要那两个郡主进了洛阳,那就成了政治事件了吗?

    到时候别说自己打滚耍赖都没有办法,万一容喆那个混蛋被逼得答应了呢?

    或者,他根本就很期待吧!

    想到了这里,韩清颜更是气的用力抽了一鞭子马,双脚一夹,“驾——”

    一声娇斥,马儿更是犹如离弦的箭一般直冲了出去。

    秦沐歌一愣,也是咬紧了牙关,飞快的跟了过去。

    当两个人到了皇宫的西门之后,那些守卫还来不及下跪见礼,就感觉两道身影“嗖——”的一声从自己的眼前窜了过去。

    若非远远的就认出了那其中一个是太子妃,而且还满身的怒意,他们当真是要上去拦着的。

    整个南陵谁不知道,太子对太子妃那个宠爱。

    简直就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如今太子妃一脸怒意冲冲的样子,让他们也忍不住多了一丝遐想。

    莫非是因为前两日送进来的两个北韩郡主?

    而秦沐歌和韩清颜两个人自然是不知道那些侍卫已经开始猜测他们,两个人一路往前,径直朝着御花园那边走了过去。

    “你确定他们会在御花园吗?”

    韩清颜快步跟在秦沐歌的身后。

    此刻的秦沐歌周身仿佛有一股子强大的力量正在往四周发散。

    那种气息十分的冰冷,且让人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害怕腾升起来。

    哼哼!

    容景,这回儿有你受的了。

    不过当秦沐歌她们到了御花园之后,才发现容景他们压根儿就没有在那里。

    抬眸,秦沐歌能够瞧见不远处的凉亭,有几个侍女正在凉亭那边收拾着。

    她快步走了过去,还没走进,就瞧见那几个侍女正笑的一脸鸡贼,正在窃窃私语道:

    “你们瞧见没有,那个紫韵郡主真是开朗活泼呢。”

    “是啊是啊,另外那个也不错,一动一静,各有各的长处。”

    “没错,我瞧着呢,她们两个刚才那个惊鸿舞可是把太子和晋王给惊艳了呢。”

    “就是,我分明就看见太子和晋王眼睛眨都不眨的。”

    “嘻嘻,你说,会不会太子当真纳了其中一位做侧妃啊?”

    “我看有可能,怕就怕到时候晋王和太子都瞧上了一个人,那就麻烦了呢……”

    “嘻嘻——”

    那几个侍女聊的正起劲,压根儿就没有感受到身后不远处那一股阴森的气息。

    待她们将桌面上的吃食都收拾清楚起身的时候,回头就跟秦沐歌和韩清颜那几乎要吃人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太、太子妃——”

    随着手中银盘“咣当”落地的脆响,那些侍女无不是吓得脸色惨白。

    甚至连看到秦沐歌该有的礼节都给忘记了。

    秦沐歌上前两步,冷眼瞧着散落一地的水果,“怎么,刚才说的那么带劲,现在怎么不说了?”

    她这清幽的声线一出,那些侍女们总算是回过了神。

    “太子妃饶命。”

    求饶声一落,那一群人登时齐刷刷的跪了下去。

    一个个被秦沐歌身上的气势吓得浑身发抖。

    “太

    tang子和晋王的事情岂是你们可以胡乱说道的?”

    秦沐歌瞧着不远处不久前才搭起来的舞台,想到刚才她们提起的惊鸿舞,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那个舞台给拆了。

    “太子妃奴婢们知错了。”

    那些侍女瞧出了秦沐歌的不悦,一个个更是吓得双股站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在背后嚼主子的舌根本来就是大不敬,如今还是南陵的太子和王爷。

    这可是足够拖出去斩立决的啊!

    望着眼前磕头磕的额头红肿,已经开始沁出血丝的侍女们,秦沐歌冷冷的道:

    “嘴上没个把门的,犯的着额头什么事?现在你们每个人去管事掌嘴二十,若有下次,就地打死!”

    那些侍女一听这话,便知道秦沐歌网开一面。

    连忙千恩万谢的磕头,一个个起身准备去后面领罚。

    “太子和晋王去哪里了?”

    秦沐歌开口发问。

    那领头的侍女连忙道:“太子和晋王离开御花园不过一刻钟,这会儿应当是在御书房,听说是北韩来的贵宾,列位大臣应当也在。”

    秦沐歌淡淡的瞥了那侍女一眼。

    刚刚受了些教训,这会儿倒是变聪明了,知道将来龙去脉还有情况先知会自己。

    “下去吧!”

    秦沐歌摆了摆手,示意她们离开。

    瞧见她们远去的背影,秦沐歌转身就朝着御书房走了过去。

    韩清颜也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这会儿谁也懒得搭理,脑袋里面想着待会儿见到悠然哥哥还有晋王,非要好好修理修理他们不可。

    当两个人走到了御书房外面,守在门口的苏牧目光一惊。

    “太子妃,您怎么来了?”

    苏牧下意识地挡在了门口。

    还不待秦沐歌开口,韩清颜伸手就朝着苏牧脑门上一戳。

    “苏牧,我就知道你跟你们爷亲,怎么,还敢拦着我们?”

    苏牧连忙躲开韩清颜的虐待,看了看秦沐歌阴沉沉的脸,约莫着她是知道了。

    “太子妃,您误会了,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

    还不等苏牧的话说完,秦沐歌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既然不是,你心虚什么呢?或者是,你主子在心虚什么?”

    苏牧见秦沐歌上纲上线了,一时间又开始替自家爷在心中默哀;

    “太子妃,御书房是议政的地方,您进去是不是……”

    苏牧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阵悦耳的女子歌声。

    那调子韩清颜十分熟悉,一听就是北韩的民歌小调。

    见苏牧这样打自己的嘴巴,秦沐歌冷笑道:

    “是吗?原来御书房是不是让女人进,还得看那女人是谁呢?”

    说完这话,秦沐歌心中的怒意更甚。

    若非容景有交待,苏牧也不会这样百般阻挠。

    难不成自己生了孩子之后,他竟有了二心?

    若当真是这样,那自己一定带着团团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

    心中这么想着,秦沐歌也是一把将苏牧给推开,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韩清颜也是冷冷对着苏牧放了一个嘲讽,然后趾高气昂的走了进去。

    御书房分为里间和外间,秦沐歌才刚刚迈进外间,就听见里面有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道:

    “太子殿下,如今南陵国势强盛,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开枝散叶。

    太子妃尚且年幼,若想子孙繁茂,还是要娶个侧妃才好啊!”

    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旁边就立刻有其他的人附和:

    “没错,虽然太子妃已经产下皇长孙,但是恢复身体还需时日。太子正当壮年,应该多多开枝散叶,以正国体啊!”

    听着这些声音,秦沐歌

    几乎是要气笑了。

    怎么了,难不成在他们的眼底,女人就是用来生孩子的吗?

    而最让秦沐歌恼火的是,从她一路走进来,就只听见那些老臣们在劝,容景那个混蛋压根儿就没有开口阻止。

    难不成那个色胚当真想纳妾?

    要是这样,自己非打断他第三条腿不可!

    “是啊,太子,更何况紫韵郡主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且知书达理,实乃不二人选啊!”

    一听到这里,秦沐歌只觉得自己最后的一根理智的弦也瞬间崩断了。

    她一咬牙,抬脚一踹。

    挡在面前的屏风就堪堪被踹倒了。

    那正滔滔不绝的老臣们,被这巨大的声音惊了一大跳。

    众人纷纷回头,却见太子妃秦沐歌拎起裙摆,刚刚作出了收腿的姿势。

    很明显,刚才那巨大的噪音就是她弄出来的。

    “太子妃,您、您怎么可以私闯御书房,还做出如此不雅举动?”

    面对那些老臣结结巴巴的质问,秦沐歌淡淡抬眸。

    果不其然,在右侧瞧见了两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一个望着晋王,一个望着容景,均是含情脉脉,恨不得以身相许的样子。

    再看容景。

    他端端儿坐在龙椅之上,明黄色的蟒袍将他整个人衬托的越发大气雍容。

    此刻,瞧见秦沐歌这般举动,非但没有半点诧异。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底似乎还含着一丝兴味,甚至,还有一丝期待?

    期待?

    秦沐歌蹙眉,怎么会是期待?

    将目光收了回来,秦沐歌冷冷的看着那些老臣:

    “我身为南陵的太子妃进御书房就是私闯,北韩的两位郡主进御书房就是堂而皇之,请问一下各位大人,这是什么道理?”

    被秦沐歌这么一问,那些人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容景是南陵的太子没错,但是也是我秦沐歌的夫君。纳妾这种事情,你们是不是应该先知会我一声呢?”

    秦沐歌这些话看似在跟那些老臣们说,但是步子却一步步朝着容景那边走了过去。

    话音落下,她已然是走到了他的面前。

    颔首,目光炯炯的望着他:

    就在刚才她改变主意了。

    容景是自己的丈夫,不准纳妾就是不准,凭什么要自己走?

    这辈子,容景就只准有自己一个女人!

    一把揪出了容景的蟒袍,她笑的千娇百媚,“敢不敢跟我走?”

    从一开始就面无表情的容景终于露出了一抹倾国倾城的浅笑:“为夫任凭夫人处置。”

    秦沐歌嘴角一勾,一把将容景的手扯到自己的腰间,“回太子府,立马,现在!”

    “遵命!”

    容景一声轻笑,搂紧怀中佳人身形一闪,消失在御书房中。

    这一幕,倒是叫那些大臣和两位远道而来的郡主看的目瞪口呆。

    这这这,南陵的太子妃不就是传闻中的不死神女吗?

    按道理,她难道不应该是宽容大度,母仪天下的吗?

    可为什么如今看来,她就跟一个普通的妒妇一样?

    不但嫉妒,而且还是个泼妇!

    没错!

    能够在御书房这么多老臣的面前,一脚将屏风都给踹倒的女人,简直就是悍妇啊!

    想到自己若是当真嫁给了容景,要面对像秦沐歌这样的悍妇,岂不是要被她给整死?

    想到了这里,那两个郡主脸上露出惶恐,当下就打起了退堂鼓。

    倒是眼看着容景揽着秦沐歌离开,却不管自己了,韩清颜气的直跳脚。

    她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一头雾水的晋王。

    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他面前,自己还没开始质问他呢,就瞧见他不解的开口,“秦沐歌来闹就算了,你来做什么?”

    “噗——”

    韩清颜仿佛听到了自己一口老血喷出去的声音。

    她一个女孩子已经主动到了这个份上,容喆这个王八蛋倒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想到这里韩清颜不由的委屈万分。

    正打算打退堂鼓的时候,就想起了秦沐歌刚才那霸气十足的样子。

    她眼眸一寒,一把拽住了晋王的衣襟,然后用力一扯。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想做什么!”

    话音落下,她双目一阖,踮起脚尖,在众人惊恐的眼神和到抽气的声音中,柔软的双唇印上了晋王的……

    【太子府】

    一炷香之后,秦沐歌揪着容景的衣襟一路将他从大门拽着朝着卧室而去。

    途中,又遇到了正在逗弄孙子的玉麒麟和百里容。

    玉麒麟抬眸,“沐歌,这么快就打完小三回来了?”

    秦沐歌只觉得脚下一颤,差点摔了一个趔趄。

    她扭头敷衍道,“嗯,娘亲,你先陪陪团团,我去造个小四就回来。”

    玉麒麟满脸狐疑的看向自己的相公。

    这会儿,团团已经跟小京巴打闹成了一团。

    “百里,小四又是什么?”

    百里容扭头看了一眼“咕噜咕噜”的小京巴,“刚才沐歌说打小三,容景就回来了,约莫他就是小三。小四的话,可能才是狗的名字!”

    “这样啊!”

    玉麒麟点头,深以为然。

    寝室里,秦沐歌用力将容景推到,然后翻身跨坐在他身上。

    容景双眸闪亮,“媳妇儿,你想干吗?”

    秦沐歌颔首,一把将容景的蟒袍扯开,“他们不是说要开枝散叶吗,好啊,咱们现在就开始造人,堵住他们的嘴。”

    容景:“唔……”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