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六与靖漱番外十四

    范二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当金鎏听说洛南柯当年已经给过段馨瑢定情信物的时候,全然不顾手里还抱着四皇子,一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愤愤的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洛南柯也太过分了,已经定了人家,怎么说现在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也要认账啊,他是不是男人啊!”

    秦之翦没有说话,脸上的神色却有些不好看了,伸手接过金鎏手上的四皇子,看了她一眼,大有你管人家是不是男人,只要你男人是男人不就可以的意思,惹的金鎏汗颜了一眼,倒也没有理她,对有些呆滞的金汐月点了点头,带着四皇子出去了。

    “其实这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的,我只是气不过段馨瑢为何刻意跑到我面前来说这件事,好像是我要破坏他们两个人的事一样!”秦之翦一出去,金汐月才撅着嘴说道,虽然段馨瑢嘴上说的是道歉,可是哪里有人给人道歉,还让人家惹一肚子气的,这分明就不是道歉,是添堵!

    “所以她问你是不是喜欢大当家的了?”金鎏突然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盯着金汐月问道。

    “问了。”金汐月点了点头。

    “那里怎么回答?”

    “也没回答,只是让她管好自己。”

    “那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金鎏有些着急了,迫不及待的问道。

    “什么怎么想的……”金汐月似乎有些明白金鎏的意思了,低头喃喃的说道。

    “哎呀,就是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们大当家,你的大哥哥啊!”金鎏真是有种无力的感觉,狐疑的望着金汐月道:“你该不是还喜欢着白小六吧!”如果是真的那就惨了,你三姐夫刚刚才点醒了白小六,让他知道自己喜欢的是靖漱,你可别这个时候来插一脚啊!金鎏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这个……”金汐月迟疑的没有说话,要说起来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的骨子里是浪漫的,随意以前看到白小六的时候才会因为惊艳而一位自己是一见钟情,可是这些年跟白小六相处来,似乎又觉得并不是那样的感觉了,所以她才能坦然的面对白小六这么多年,至今还只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一般,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若是她真的还对白小六有什么想法,之怕洛南柯也不会让白小六进山寨了,就算是再不知道之前让他进了山寨,在发现这个苗头的时候,也会把他踢盘龙山。

    而对于洛南柯,因为当初年纪在那放着,金汐月是娇娇小小的女娃儿样,而洛南柯已经是江湖闻名的武林高手,气度与认知自然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金汐月实在是没有想过跟洛南柯发展一段浪漫的爱情什么的,最多也就是把他当成救命恩人,大哥哥,加之洛南柯对金汐月的爱护,更是让她觉得洛南柯亲切的像是亲哥哥一样了。

    若不是今日段馨瑢来跟金汐月说那样的一番话,金汐月只怕是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对自己以为是一辈子的兄长的人有了独占的想法。

    独占!金汐月的眉头皱了起来,不喜欢段馨瑢的出现,对段馨瑢刚才说的话极端的抵触,甚至不愿意段馨瑢出现在洛南柯的面前,难道只是段馨瑢吗?金汐月细细想了一,只要一想到洛南柯身边会出现别的女人,她的心就纠结的喘不过气来一样。

    怔怔的深吸了一口气,金汐月似乎有些明白了,抬头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的望着金鎏。

    “你不会真的还喜欢白小六吧!”金鎏看着金汐月这样的表情,有种想撞墙的冲动,自私一点的说,若是要成全白小六,她倒宁愿跟白小六在一起的那个人是金汐月,毕竟大家都知根知底,而洛南柯,她真不知道秦之翦是怎么想的,金汐月是她几个姐妹中最喜欢的一个,她可不想把她嫁给一个莫名其妙的人。

    金汐月闻言怔了一,一子反应过来望着金鎏道:“三姐姐你说什么啊!”

    “啊?难道不是吗?”金鎏扬眉道:“这么说你是喜欢洛南柯的了?”

    说道这个金汐月又有些害羞了,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子,脸色羞红的低头去,道:“好像……好像是喜欢的吧!”

    “喜欢就是喜欢,什么叫做好像是喜欢!”金鎏忍不住犯了一个白眼,金汐月的浪漫情怀她不是不知道,她可不想再闹出个乌龙事件。

    “哎呀,就是喜欢啦!”金汐月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一拍桌子说道。

    金鎏闻言坐了来,微蹙的眉头并没有金汐月的话而舒展,其实她还是希望金汐月不喜欢洛南柯的,最好也不是白小六,这样她就能把她带回京城,再给她寻一门好人家了,自然,这种事情是要二房的金汐月的父母来办的,可是现在……狠狠的瞪了金汐月一眼,金鎏恨铁不成钢的道:“既然喜欢,你们认识也这么多年了,又成日的在一个山寨里,为何你就没有把人牢牢抓住,现在冒出个段馨瑢,你想怎么办!”

    这也是金汐月再认清自己的感情后最头疼的一个问题,她要是知道怎么办就好了,忙拉着金鎏的手央求道:“好姐姐,从小你就是对我最好的,虽然我们不是同一房的人,可是你就像是我的亲姐姐一样,你可不能不管我!”

    “我还真是想不管你!”金鎏恨恨的说道,“单是我们在这里想也不是个办法,最重要的还是洛南柯的态度……不过,都有定情信物在别人的手上了,我还真不怎么看好你那位大哥哥,要不你跟我回京,让二叔二婶好好的给你寻一门好亲事算了!”

    “三姐姐!”金汐月还没等金鎏说完,一子站了起来,尖声叫道。

    “哎哟,叫什么啊!难道我说错了吗?”金鎏吓了一跳,瞪了金汐月气呼呼的脸一眼,道:“算了,还是先弄清楚洛南柯的态度才行。”

    “怎么弄清楚?我可不去问,丢脸死了!”金汐月问了一声又赶忙说道,脸上果然绯红了一片。

    “我也不问,那你还是跟我回京算了!”金鎏一摊手道。

    “三姐姐!”金汐月又叫了起来。

    “行了行了,你听我把话说完!”金鎏忙叫住了金汐月,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虽然她没有跟自家人摆过皇后的架子哦,可是这丫头也太不把她当回事了,瞪了她一眼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只见金汐月的变了几变,等金鎏说完一脸狐疑的望着她道:“真的要这么做吗?三姐姐该不会是想把我骗回去吧,我若是真的回去了,那还怎么回山寨?”

    “那样的话,你还想会山寨,你就不怕洛南柯什么时候找个压寨夫人,你天天看着他们二人亲亲热热的你就高兴了?你啊!”金鎏气的伸手朝金汐月的额头上推了一。

    金汐月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揉着额头想着这种可能性,顿时觉得心像被一双手用力的攥着一眼的难受,比当初知道白小六和靖漱在一起时还要难过,她现在真的有些担心了,若是洛南柯真的喜欢那个假惺惺的段馨瑢怎么办呢!

    看着金汐月眉头紧锁一副要哭不哭,满脸倔强的样子,金鎏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怎么,这回怎么没有倒追着白小六到处跑的勇气了?”

    “三姐姐……”金汐月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

    “行了,依我看洛南柯的眼光应该也不会那么差的,那个段馨瑢我冷眼看着不是个让人省心省事的,连我这个见过一两次面的人都看的这么清楚,洛南柯好歹跟她也是同门师兄妹,若是这点他都看不出来,那也真的和你不合适了!”金鎏拍了拍金汐月的头道:“你还是赶紧去收拾吧,既然段馨瑢已经出招了,你也的尽快出招不是,不能再让她弄出幺蛾子来,这个女人心计深,不是你这个小丫头能对付得了的,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那大哥哥那边……”

    “我会去跟他说的,你就放心好了!”金鎏拉着金汐月起来,又把她退了出门劝道:“去吧,去吧!”

    金汐月犹豫不决的回了子,秦之翦也慢慢的走了回来,听金鎏把事情说了一遍也没有说是什么,反正他来这里也是因为金鎏想看看金汐月,如今人也见到了,什么时候离开他一点都无所谓,抱着有些打瞌睡的四皇子去了旁边的子,让佳琴过来帮着金鎏收拾东西了,只是他心里很清楚,这次恐怕不会那么快回京,他还是好好想想一步要带金鎏和四皇子去哪好了。

    一顿忙乱收拾好东西,已经是中午了,用午膳的时候四皇子还没有起来,又过了一个时辰才睁开眼睛要吃的,一天就这么耗没了,金鎏只得打算好了隔天出发,正准备让佳琴去跟金汐月说一声,佳琴便匆忙的跑了进来,惊的金鎏一子坐直了身子,问道:“出什么事了?”

    嗯嗯,大概还有三四天的样子番外就要完结了,这几天脑子里乱糟糟的想新文,更新会慢慢来,大家不要着急,快要大结局了!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