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桑知番外(完了)

小说:恶毒女配翻身记 作者:五块钱
    桑知听闻这话,嘴角反而勾笑的厉害,抚摸着一缕发丝,“闽南,你曾经试过留住她?”

    “你又想打探什么事情?”闽南皱了眉头,“要知道天控者是天的奴仆,更是无法反抗天地的,也无法反抗他的,这世界上所有的生灵只要他一个念头,全部都会变得烟消云散。”

    “姻缘线,可以掌控的。”桑知可是清楚他眼睛中的不甘,现在用这套说辞来劝说她?

    “桑知,你疯了,姻缘线是天地法规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不管是谁都无法掌控,你若动姻缘线,这就是引火**!”

    “你想哪去了?”桑知恢复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你不是说,我身上本身就带着吸引异性的气息么,这是天道给予我最好的礼物,但凡异性若真心相处必然会爱上我。”

    这是当初桑知降生的时候做的第一个任务者,从她身上得到的这种魅力。

    但她可以控制的,她并没有在司徒无旻等人的身上展现,这意味着,他绝对是真心喜爱她的。

    “这终归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这种魅力带来的爱情,你敢要?”闽南摇头,“早知道当时在你奄奄一息的时候就将你这气运哄散,也免得你动用它的时候,造成的孽障还要用其他的气运与寿命去填补。”

    “小凌儿看着小,可比你好管束多了!”

    桑知眉头微挑,“那是因为她好忽悠呗,等她成长经历多了,我看你们还有谁能管住这个小家伙!”

    “少贫嘴,你还是多多想想你自己,凌儿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了,神殿的人也已经放出了确切的消息,这几天就让她跟着你!”闽南感叹道,佝偻的身躯还有些微颤,带着桑知走的时候,还不忘侧头警告了她一眼。

    桑知无所谓的抖抖袖子,“你放心,我什么时候做任务的时候掉过链子啊。”

    “你歪心思也别打到别人身上。”

    “放心吧,还有天道盯着了,我敢乱来么!”桑知裂开嘴笑了起来。

    她现在的任务自然是将苏凌引去外面并且让她玩心增大,用她的特殊性来引起司徒无痕身体内沉睡灵魂的觉醒,他们这是在赌博,赢了,也许能得到一丝的重视,输了,也顶多一死,比这样成为行尸走肉活着的强。

    当然这一切也要看苏凌自己的想法,他们不会强加,只是给点机会而已,同时也是救苏凌,他们必须这样做,无奈也好,不忿也罢,现实如此,容不得他们反抗。

    这一晃就十二万年了,桑知不敢再回忆了。

    坐在椅子上,看着身边的小家伙,眼睛乌溜溜的瞪着外面,手中还捉着一个巨大的兽腿,吃的油光满面,尽管如此也无法掩盖他那漂亮如同用上好的美玉雕刻而成的脸。

    又摸了摸自己的,感叹道,“小家伙,你还真是继承你爸妈所有的优点,比你爸,还要好看,长大了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姑娘。”

    此小屁孩不是别人,正是司徒芋,正被悠闲的桑知带着在市集玩。

    小眉头一皱,“桑知姨姨,你还没讲完呢,你带着妈妈下来遇到爸爸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恩…爷爷奶奶每次都不敢见妈妈呢?”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

    “你刚刚就说了一大堆废话还没说到我爸爸妈妈!”小家伙颇为不满,下一秒,额头上就多了一个扇子拍打,疼的嘶叫了一声,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顿时蓄满泪水,看上去分外可怜。

    “小萝卜头,老娘带来玩了这么多好玩的地方,听听我故事怎么啦?能要你命啊?”

    “我错了!”

    “态度诚恳点!”桑知玩着扇子,看着小家伙因为她的话,瞬间从椅子上跳了下去,九十度鞠躬,嫩声嫩气的说道,“对不起桑知阿姨,我愿意听你的故事!”

    “这还差不多!”桑知将扇子放下,“你爸妈可是在我的安排下见面的,第一次见面吧,两人貌似不太愉快,但是后来也因此结缘了不是。”

    “没了?”小家伙眸子瞪得大大。

    “没了!”

    小家伙嘴角抽搐了下,最后在桑知威胁的眸子下,讨好的递上一杯水,“那…你和大伯是怎么回事啊,现在大伯还不见你了!”

    桑知接过水杯的手顿了下,瞥了眼看似人畜无害的小家伙,差点就以为他是随便提的,现在但凡是神殿的人,基本上都不会说这件事情了。

    这小家伙分明就是往她痛处戳,以报刚刚的仇。当然桑知也知道他好奇!

    尽管如此,桑知抿了口水,还是开口了,“应该要躲着的他的人是我。”捏着杯子看着上面温润的气息,“你也知道,你桑知姨姨一向来自私自利的很,对于想要私心保护的人,牺牲他人也在所不惜,哪怕接下来要受到严厉的惩罚,你大伯便是被我拿来当炮灰的人,我对不起他,我当初就该听你外公的。本以为还了他命便可以,结果…呵呵,情果然是最难还的东西。”

    是她主动接近司徒魁玉的,虽然当时只是好玩,并没有这个念头,可后来再次在天界与桑熊的身份与他相遇,片刻就被他认出来的时候,桑知就知道,他对自己已然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再见到司徒无旻的那一刻,桑知做了选择,走入了司徒魁玉的府中。

    司徒无旻只是黯然伤神,没有大吵大闹,忧郁眼神,越发消瘦身体,以及后来被她利用抵挡妖族的攻击,他都甘愿并且配合,却没有对她有任何的要求,这让桑知越发的对他感情深厚,最后本想与司徒魁玉摊牌,可惜,战争彻底爆发了。

    她被司徒无旻强硬的送离天界,甚至将神殿所有的计划和盘托出,并且商讨好了救援他们天控者将计就计的计划。

    可惜了,桑知没有告诉他,天控者真正的目的,这战争爆发也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他们没想过活下去。

    她知道他不会杀苏凌,因为苏凌是她最重要的人,只不过是接着苏凌伤了他的兄弟们这个旗号,假装攻击苏凌,然后再次用那个古老的阵法转移卷宗,将苏凌弄走。

    偏偏桑知察觉到魔尊一直注意着他们兄弟几人的动向,她必须对司徒无旻出手,保存他在神殿中的威望,因为接下来所有的安排,包括说动主神过来的事情,她都要靠他。

    不过,当初她之所以活着,就是为了见证苏凌的成功,况且那个意外因素不就是司徒无痕带回来的,否则哪里会给苏凌造成这么大的麻烦?

    天地之火,苏凌就算不靠那个想要称霸这个世界也只是时间问题。

    司徒无痕帮忙,说到底只是给他自己善后罢了,要是她早就解决了那个叶修。

    哪怕他是璇玑,可璇玑不会对付苏凌的,他会,从他对付苏凌的那一刻开始,对桑知来说就是敌人。

    她活了,本不该死的,说那些话,就是要司徒无旻彻底死心,再说,不死又能够怎么样,等着司徒无痕看着苏凌的面子上对她审判?不好意思,她桑知还是有尊严的,也不想给苏凌带来地位上的麻烦,再说从司徒魁玉为她而死的那一刻开始,桑知便决定用命换他回来,因为她不想欠他的。

    她也没想过,她还能够从天道中分离并且真正的降临在这个世界,成为这个世界中的生灵,而斐然本身便是她灵魂内的东西,自然也会随着她一同降生在这个世界。

    因为有他,所以她还能带着记忆。

    桑知隐约知道,当初闽南死亡的时候连带着将小世界水晶球给她的时候,那水晶球上沾染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所有天控者做的任务赚取的气运等,因为非正常消亡,所以他们死亡之前都将气运转移到了上面。

    而闽南却全部给了她,正是因为这强大不可预计的气运,才让她有了重生的机会。

    天控者…闽南选择她活着,除了苏凌之外,真正唯一活着的天控者。

    “好复杂!”小家伙的声音打断了桑知内心的一丝悲切。

    “大人的情感世界本就复杂,不过…你妈妈倒是没有这类的问题。”

    “恩,你这样一说…好像我妈妈就只有我爸爸最喜欢她了。”

    桑知莞尔一笑,璇玑的事情,他们谁都没有和他提起。

    “吃好了没有,吃好了,我们就要回去了。”

    “恩,我吃好了,还是早点回去吧,我还想要吃二伯父家的小点心呢。”

    “那是你二伯父为我准备的。”

    “可是我说要吃的时候,二伯父也会给我一份啊!”

    桑知后槽牙有点疼了。

    小家伙摇晃着小腿,嘴角带着笑意,“我最喜欢二伯父了。不如叫二伯父下来接我们回去吧,吃的太多撑了,走不动了。”小家伙说完还特地的摸了下圆滚滚的肚子。

    桑知青筋暴起,真不知道这到底是他们的孩子,还是苏凌的孩子,刚要拒绝,不曾想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客栈的楼下踏入,手中还拿着一个长啸。

    这个箫自然是当初桑知给司徒无旻炼制的,否则他怎么会弃用他喜欢的竹箫,且一直未曾离身,现在拿着无非是用它阻挡一些没有眼色的莺莺燕燕。

    许久未曾见到他过来,桑知便知道他来这里是见客,期间倒是叫了他身边跟从的人过来打招呼,并且还给小家伙带了消食的点心。

    看着吃的欢快的小家伙,桑知百无聊赖的玩着几个杯子,坐等司徒无旻做完事情。

    夜晚,迎着一轮银月,拉长着两个修长身影,在那清瘦身影的悲伤还背着一个熟睡的小家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单击屏幕左边设置背景 双击屏幕左边自动滚屏